法甲

蜀山剑宗系统第六百七十四章不听话的青索剑

2020-01-21 14:2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蜀山剑宗系统 第六百七十四章:不听话的青索剑

蹬蹬瞪瞪!

一连踏碎三四个位面才卸掉白眉随手一剑的恐怖劲力,流光大天使长,在第九城扈被誉为守御之剑的艾德里安,面色凝重的望着放下手臂的白眉。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强大!

目光凝视着白眉,从白眉的身上,艾德里安能够感觉出白眉和他的大道境界是相仿的,都是道界境的实力。

而在力量气息上,仅仅只炼化了两个世界的白眉,甚至还比不上艾德里安。

可就是这样看似白眉还要弱于艾德里安的对比下,战斗却在一开始就呈现了碾压的状况!

天堂之门道界,早已被艾德里安收了起来,在看到白眉那恐怖至极的剑界之后,艾德里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道界收起来,否则很快他的道界,就会被白眉的道界活生生压垮。

之前怎么从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剑道造物主,那么庞大的道界,此人难不成是个修行了数万年的老怪物?

道界的大小,取决于创界者本身对于道界主道的钻研和把控,以之前白眉展露的广袤道界,艾德里安此刻不得不怀疑,面前这个看似不过二十五六的年轻道人,本质其实是个修行了海量岁月的老古董。

轻震了一下背后九对纯白的羽翼,张开足有百米之长的天使之翼上,十七枚枚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羽毛缓缓飘落,徐徐组成了一把铭刻着高深远大的铭文圣剑!

“哦,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平淡漠然的眼眸里亮起了一丝灵光,看到艾德里安手中那把墨青色的铭文圣剑,白眉五指微合,之前被白眉强行慑服的青索剑,落入了掌中。

吟!

昂!

两种截然不同的剑音嘶鸣同时响起,扩散开来的无形波纹,砰砰砰活生生震塌了周围的几个位面。

“果然,他也有序列级的剑器。”

看到白眉手中的煞气冲天的青索剑,艾德里安握紧了手中名为伊卡洛斯之翼的圣剑。

伊卡洛斯之翼!

第九城扈三件序列级神器中排名第二,它的命名是有流光天使始祖伊卡洛斯的名字依托而来。

只要是拥有流光系天使的城邑或是理想乡,每一任流光大天使长都会将自己的第一枚羽毛当做根基之源,铸就这柄序列级的神器。

第九城邑的流光大天使长,传到艾德里安的手上,已经是第十七任。

作为第九城邑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流光大天使长,艾德里安也将这柄伊卡洛斯之翼的光芒,照耀到了数十个微世界中。

柔情抚摸着伊卡洛斯之翼的肩膀处,由十七枚淡金之羽组成的翅膀上,艾德里安的背后顿时隐隐浮现了十六道闪耀着柔和圣光的高大身影。

而这些人影便是铸就,持有这柄伊卡洛斯之翼的历代流光大天使长!

背后浮现出第九城邑的历代流光大天使长的虚影,艾德里安高举起手中的伊卡洛斯之翼,十六位流光大天使长的虚影,随即涌入剑中,让整柄伊卡洛斯之翼,爆发出了一股堪比大日的闪耀光辉!

双眼微眯,伊卡洛斯之翼骤然爆发的庞大气息,让白眉身上宽厚的墨色长袍被微微掀起了一角衣襟。

反握青索剑,白眉一剑点出,一枚黯淡中隐藏凶戾的寒星倏然飞出,吞吃泯灭掉伊卡洛斯之翼爆发的辉耀光芒!

乒乓叮咚!

一柄是白眉以一身积蓄,倾一界之力铸炼而成的穷凶极恶之剑。

一柄是天堂下属第九城扈,数万年以来足足十七任流光大天使长,一身精华凝练的圣耀正义之剑!

一善一恶!

一慈一煞!

两柄剑器都是品质极高,极为强大的剑器。

伊卡洛斯之翼铸成的时间长,且有历代流光大天使长精心温养,将自身的力量不断加诸其上,理论上应该要比青索剑更胜一筹。

但青索剑却是白眉亲手铸就,铸成世间虽不及伊卡洛斯之翼的十分之一二,但在魔罗国的三千年中。

青索剑以跛脚少女为依,攒下了滔天的煞气,这股煞气,与白眉初始注入跛脚少女体内的剑意相合,甚至在面对白眉的时候,都敢凶然爆发。

其内在本质俨然是已经超脱了白眉的预想,达到了一个连白眉都无法估量的层次。

白眉单手持剑,一击斩在了伊卡洛斯之翼的剑柄上,蓦然一声悲鸣,伊卡洛斯之翼上的一根淡金之羽黯淡落下,化成了飞灰消失。

剑柄上的金羽被砍下,艾德里安顿时面色大变,背后的纯白羽翼猛扇,和白眉迅速拉开了距离。

“阿尔瓦老师……”

颤抖的手抚摸上伊卡洛斯之翼的剑柄上,被斩落金羽的位置。艾德里安眼神中尽是痛苦的悲色。

由于伊卡洛斯之翼的特殊性,历代的流光大天使长在将死之际,都会将自己一身的精华力量注入到圣剑之中,同时也会将自己的一缕灵魂留在剑内。

所以,每一代的流光大天使长,在继承了伊卡洛斯之翼后,就可以和藏在剑中历代的流光大天使长进行交流学习。

以此来迅速提升自己的经验知识,以及实力。

艾德里安是至今为止的流光大天使长最为年轻的,对于藏身在剑中的前辈们,艾德里安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正是因为这些历代流光大天使长的谆谆教导,艾德里安才能如此迅速的成长到如今的底部。

可是现在……

眼看着一位教导自己的师者长辈,就在这消失陨落在自己的面前,艾德里安的心里可谓是痛极了。

“你该死!”

紧咬着牙关,艾德里安抬起头来,英俊的面孔上此刻充满了对白眉的浓烈杀意!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认为的。”

漠然看着愤怒的艾德里安,这种场景白眉至今以来见得已经太多了。

就在白眉准备抬手让艾德里安吃一点苦头时,手中的青索剑却突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甚至是挣脱白眉的控制,自己一头扎进掌门指环中。

蹙眉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白眉抿了抿嘴,看来还是要抓紧将雄剑炼出,否则雌剑煞气不消,就永远不能为我所用!

……

北京熙仁医院主治医生
砀山县人民医院
山东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聊城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贵阳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