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山水】无畏的绽放(作品赏析)_a

2020-01-16 13:4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其实,世间本没有依米花。

据传,这种想象中的花是生长在非洲的茫茫戈壁之上。由于她只有一条主根,不能去四面八方寻找养料和水分,要想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存活,她只能尽力把根伸向大地的深处……

为了开花,她要用五年的时间来扎根,汲取到足够的养料和水分;第六年的春天,它终于开花了,小小的一朵红、黄、蓝、白四色奇花。可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美丽只能存活两天。两天之后,这朵花,便同母株一起香消玉殒。

生命一次,便尽管去美丽一次、辉煌一次。小小的依米花不仅仅平凡绚丽,也更是执著而热烈的。纵使绽放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她也无怨无悔;她耗尽一生,其实只为着一个答案。

绽放的依米花,是生命心血完美而高贵的凝结。

读卡勒德·胡塞尼的《灿烂千阳》,那么多人物中,最最让我内心震撼的是玛丽娅姆;她所经历的平凡、坎坷而又悲壮的一生,总忍不住让我心疼,想到那株扎根于茫茫戈壁艰难求生,并奉献神奇和美好的依米花。

论出身,处于私生女地位的她是“一个不被法律承认的人”。父亲虽是赫拉特城里有钱有势的扎里勒老爷,母亲却是佣人娜娜。论长相,玛丽雅姆也是寻常的。书中曾不止一次提到她那张超长的脸,平淡无奇的五官,黯淡无光的头发,以及粗糙的皮肤;可这样一副长相,她却并不招人厌。

十五岁之前的她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跟母亲住在离赫拉特城几里地远的一处泥屋里。泥屋是扎里勒带着两个儿子盖的,虽简陋,却温馨僻静。平时娘俩的生活也全仗着扎里勒供养。

不否认扎里勒对玛丽娅姆的爱,虽然他永远给不了她一个不被歧视的身份。每周四他都会来泥屋看她,跟她讲新闻和故事,也会微笑地抱着她亲昵,给她带各种小礼物。这疼爱,似乎淡化了特殊身份给玛丽娅姆心理上造成的阴影和伤害,她并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更不曾想过别人对她的看法。当母亲娜娜毫不留情地辱骂指责她是“小哈拉米”的时候,只徒增她的反感和愤懑。

她眼里的父亲是可亲又可敬的,让她着了迷般地崇拜着;而母亲娜娜的说法她从来都不置可否,想反抗和辨白也是悄悄在心里,她不想惹母亲生气。

“有钱人总喜欢说谎。他背叛了我们,你深爱着的父亲。他把我们赶出家门。他把我们赶出他那座豪华的大房子,好像我们对他来说什么也不是。”

她觉得母亲的话是在故意诋毁,总幼稚地认为:为了她,父亲会不在乎世俗的一切,包括光明正大地送她去上学,带她去他的电影院跟那十个名正言顺的子女一起享受快乐,甚至是把她从泥屋接到豪宅里去一起生活。

她不以为这是自己愚蠢的一厢情愿,十五岁生日的前一天,她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愿望;娜娜当时就变了脸,婉言阻止、暗示;而父亲扎里勒只是无言又悲哀地看着她。不能说他不爱,但这爱一定是有前提条件的。为了拖延和缓解,他让玛丽娅姆明天中午在河边等着,可真实的结果却是一去不返。

玛丽娅姆苦苦等待着,她既不死心,也更不愿相信。她等啊等,一直等到了下午两三点钟。执拗的她,终于不顾母亲的反对和哀求,下山去找父亲。

长了这么大,她才第一次走进了距泥屋几里之遥的赫拉特城。父亲曾说过的场景在她眼里显得陌生又熟悉,几经辗转她终于找到了扎里勒的家。可对这个家庭而言,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耻辱和麻烦,现在要登堂入室,更属痴心妄想!即使在门外苦苦守了一夜,她也没被允许进入。玛丽娅姆仍不死心,更不会想到平时亲昵无比的父亲竟是如此冷漠绝情。

天亮了,司机又来劝她回家,暗指这是扎里勒老爷的意思。趁司机不注意,她却不顾一切地闯了进去。当看到二楼窗子后面仓皇闪躲的父亲的脸,她才彻底死心了。

回去的路上,她忍不住嚎啕大哭。“她流下的是悲哀的眼泪,是愤怒的眼泪,是梦想破灭的眼泪。但更是深深的、深深的屈辱的眼泪。”

她终于看清了这一切,原来母亲的警告一直是对的,她为自己的狂傲和无知付出了代价。想想临出门前,她甚至还差点用一番恶毒的话谴责母亲。她想说“你害怕我会得到你从未拥有的幸福。你不想我幸福。你不想我过上好日子。心灵狠毒的人是你。”

身为母亲,有谁能不真心渴望孩子将来得到幸福?不管她爱的方式是否被认可。可拥有这份守候的子女们,却往往并不能理解这份苦心。

玛丽娅姆真是错了,但愿她意识到的时候一切还不算太晚。可是好些时候命运就是为着惩戒和警醒的,有些错误一经犯了,便不会再有改过的机会。由于玛丽娅姆狠心的离开,心灰意冷的娜娜上吊自杀了。玛丽娅姆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爱着她的人,那一天刚好是她十五岁的生日。后来的事实证明,母亲没有骗她。

她终于得偿所愿地住进了父亲的豪宅,跟他众多的合法妻子和儿女们一样。可此刻的她才发现,这一切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美好。她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般,随时等候着命运的裁决。

没出一个礼拜,他们就容不下她了。三个合法妻子撺掇着扎里勒,给玛丽娅姆找了个人家。虽然扎里勒有些为难,也有些于心不忍,还是同意把玛丽娅姆嫁给远在喀布尔的鞋匠拉希德,一个已经四十几岁了的男人。

当他告诉玛丽娅姆会去看她的时候,玛丽娅姆说:“别来,我不想看到你。永远不想。”

经历了这残酷的现实,一个才十五岁的女孩得到了迅速地成长。哀莫大于心死,玛丽娅姆终于看清了在名誉和利益面前,她其实一文不值。父亲扎里勒就像扔一块旧抹布般毫不留情地丢弃了她,从赫拉特到喀布尔六百五十公里的放逐是最好的明证;此时的玛丽娅姆也终于意识到了母亲的忠言逆耳……

会后悔吗?

早已来不及了!

感觉玛丽娅姆平凡又波涛汹涌的一生,是因为遇到了影响她命运转折的三个人:父亲扎里勒、丈夫拉希德,还有情敌莱拉。他们每一个的出现,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直至临死前,玛丽娅姆倒是觉得幸福、无憾,因为在风雨飘摇的人生里,她终于成为了一个付出并得到了爱的女人。

骨子里,拉希德是一个霸道而强硬的男人,凶狠、残忍。“一个高个的汉子。肩宽肚大。红红的大国字脸;鹰钩鼻子;脸颊也是红扑扑的,给人一种既狡猾又兴奋的感觉;迷蒙的双眼充满了血丝;牙齿长得密密麻麻,突出的两个门牙活像隆起的屋顶;发际线极低,和浓密的眉毛几乎只有两个手指那么宽的距离;粗硬的头发已经有点花白。”

玛丽娅姆就是被这样的一个男人娶走了。扎里勒或许也有过惦记和不舍吧,他追着客车跑出好一段距离,但车窗边的玛丽娅姆视而不见;后来阿富汗陷入战争的动荡,他又开车亲自去喀布尔看她。玛丽娅姆也像曾经的扎里勒一样,任由花白头发的父亲在房子外面守了很久。试想碎了的心怎能再完好如初?她的内心里,那个人早已同曾经的爱慕和崇拜一起死了……

在一个过分强调男权的社会里,女性大抵是认命而甘愿的;如果丈夫是夺目耀眼的太阳,她做一颗围绕着转动的行星就好了,因此嫁给拉希德的玛丽娅姆也是。无论丈夫怎么样,她都不去反抗,而是言听计从,处处谨小慎微,沉默而隐忍。

但也必须承认,最初的拉希德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耐性和热情对待玛丽娅姆的。体谅她初来的伤心和孤独,特意在她的房间里放上了洁白幽香的晚香玉,只为“玛丽娅姆”这名字就暗指“晚香玉”。从这一点来看,拉希德还是懂得细致和浪漫的。

玛丽雅姆收拾家务,为拉希德准备饭菜。拉希德对她也表现出体贴和赞美。周末还会带着她上街,去公园,给她买布卡、丝绸披肩,请她吃烤肉和冰激凌。其实玛丽娅姆对婚姻的要求并不多,无非是想拥有一个对自己好点儿的男人。看拉希德这样,她心里也知足了。这样的婚姻状况让她对未来开始有了些期待。

但没过多久,拉希德沉默寡语、暴躁易怒的性格就显露出来了,玛丽娅姆内心里越害怕,便愈加谨小慎微;她变着花样总想讨拉希德的欢心,却往往自取其辱……两个人的婚姻成了一种形式上的存在,很少再有深层次的交流。

是玛丽娅姆的怀孕,稍微缓解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局面。拉希德兴高采烈,他始终盼着能有个儿子。玛丽娅姆的怀孕使他心情大好,偷偷给儿子做婴儿床,又给孩子买了羊皮冬大衣,还请来不错的朋友庆贺。

而玛丽娅姆“想到这个婴儿,她的婴儿,他们的婴儿,便快乐得无法形容。”

可世事难料,往往一个不小心就出状况。该发生的事也迟早会来,是小心不来的。

美晕了的拉希德打算带玛丽娅姆好好去洗一次土耳其浴,结果却是彻底葬送了他们唾手可得的幸福。孩子流产了,悲哀和沉重开始笼罩着这个家庭。受了刺激的拉希德也彻底变了,回家之后沉默寡言,却更容易发火,他从不拿正眼瞧玛丽娅姆,只是不断找茬挑剔,动辄拳脚相加。

四年里,玛丽娅姆又六次怀孕,可每一次都是以流产告终。究其缘由,拉希德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是他让玛丽娅姆长期身处家暴,心存恐惧。可愚昧的她总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亏欠了拉希德,她总在小心翼翼地讨好,得到的却是更深的疏远和怨恨。那次,嫌玛丽娅姆的米饭做得不好,拉希德便从院子里捡来冰冷坚硬的石块,残暴地塞进玛丽娅姆的嘴里,使劲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嚼碎……

“经过了四年的婚姻生活之后,玛丽娅姆清楚地看到一个心存恐惧的女人的忍耐度有多么大。”可是婚姻的幸福和平静真得不是忍出来的,对于生性暴戾的人来说,无原则的忍让只能换来变本加厉的侮辱和虐待。感觉每个人的身体里也都潜伏着善和恶两种物质,当恶占了上风而被充分显露的时候,人便真得不能再称之为人了。

玛丽娅姆的婚姻成了一种危险的存在,无休止的暴力折磨。

而1978年之后的阿富汗也陷入了混乱之中,“几个总统在喀布尔上任又被谋杀;一个帝国入侵阿富汗又被打败,旧的战争才结束新的战争又开始。”

这是那些年阿富汗人面临的局面,动荡不安,颠沛流离。人们的生活也被战争蒙上了一层抹不掉的阴影。

那一年的4月27日深夜,邻家女孩莱拉也在战火中出生了。

我总忍不住一次次去设想:如果莱拉不在玛丽娅姆的生活中出现,那么长期处在动荡年代并饱受家庭暴力的玛丽娅姆,是否会甘愿忍辱负重过完一生?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玛丽娅姆从嫁给拉希德那一天起,就没想过要去反抗,更没想过逃离。唯一的一次为父亲扎里勒的反叛,已让她吃尽苦头。

跟玛丽娅姆比,莱拉的生长环境不知要好多少倍。虽然受战争刺激的母亲对她漠不关心,她却有一个慈爱的父亲,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塔里克。

作为教师的父亲,引导她成为了一个智慧而超前的女性。

此刻,战火已在乡下漫延多时。从1979年底到1988年春天日内瓦协定的签署,苏联军队入侵阿富汗的战争持续了将近十年。

1989年1月,快满十一岁的莱拉跟随着家人,在路边看最后一批苏联军队撤出喀布尔。

看上去这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下终于可以过太平日子了,可谁料到随后的阿富汗却又陷入了种族之争。用父亲的话说,就是“当一个种族统治了其他种族这么长时间……那肯定会存在一些轻蔑和敌对。一直以来都存在。”

这一次,武装到牙齿的把战火不仅仅燃烧在乡村,连喀布尔城也迅速陷入了一片枪林弹雨。机枪扫射、炮弹轰炸、绑架强奸,处处断壁残桓,满目疮痍,战争中的生命贱如蝼蚁,人间惨状胜似地狱。

为了活命,越来越多的阿富汗人选择逃离。塔里克也要跟着父母走了。这离别让深爱的两个人痛彻肺腑。

“他一再哀求,她一再拒绝,他不断求婚,她不断道歉,他泪如泉涌,她满面泪痕。”

他走,是为了病重的亲人能活着;她留,也是为了生身父母;战争中的爱情总让人身不由己。痛了哭了之后,还是不得不放开双手,含泪思念并祝福。

莱拉感觉自己的魂魄也追随着塔里克而去了,分别后的每一分钟,都是在记忆里沉迷着;她总忍不住陷入对那天下午的回想,为着在心里一遍遍确认它的真实。

塔里克走后不久,执意留下的母亲也终于答应离开,因为子弹不仅夺走了她两个儿子的生命,又差一点击中莱拉。

不管白天黑夜,战火都在持续、漫延,危险无处不在。就在莱拉一家人决定要走的第三天早上,一枚炮弹无情地炸碎了这家人的梦想。莱拉在被灼热的气浪猛烈撞击、扭曲、旋转、然后埋入废墟之前,看到了父亲被炸飞的身体。

又一个家庭瞬间消失了,化为眼前的废墟和浮动的烟云;只剩下曾经那么幸福的莱拉,独自感知这片烟云消散后真实而绵长的疼痛……

“每个阿富汗人的故事都充满了死亡、失去和无法想象的悲哀。”

战争彻底毁灭了少女莱拉的幸福……

当拉希德从冒着烟雾的废墟下把她扒出来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疼痛在她身体里四处游走,找不到落脚点;把她一次次从黑暗中拽回来,又一次次跌入。恍惚间的莱拉会想起父亲和塔里克……

共 9 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无畏的绽放》里,笔者给我们概括了卡勒德·胡塞尼的《灿烂千阳》的故事梗概。依米花是一种什么样的花呢?世间本没有依米花——不是这样的。在每一个日出和日落都浸泡在炮火纷飞的日子里,人性的光辉是那样的无助;在一个以男权为主的世界,女性的存在又是那样的无足轻重。可是,真的是这样么?当压迫达到了极点,当对灾难的容忍也到了极点,依米花开了!文章通过以“玛丽雅姆”为主几个人物大半生的苦难描述,告诉了人们阿富汗女性的悲惨、让人震撼的命运,而她们面对苦难时所表现的勇气和坚强,足以给人性心灵带来深刻的启示。正如笔者所言,和平是多么的可贵和值得每个人珍惜!推荐欣赏。问好作者!【山水神韵编辑:青苔与岩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62 06】

1 楼 文友: 2017-06-21 18:49:12 拜读。世间一定有依米花,而且,它开得勇敢而执着!问好雁过无痕夏安文琪!敬茶。 坐在一个炉灶的角落,烧出苦辣酸甜的味道!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6-22 1 :42:16 看了青岩的精彩编按,感觉结尾改改会更合适。深谢,有茅塞顿开之感。

2 楼 文友: 2017-06-22 08:54:02 我也是前不久刚读完这本书!同样为胡塞尼的写作手法惊叹!他让人们真正了解了阿富汗,也让人们对战争的痛恨,对和平的乞盼!看到无痕笔耕不辍,甚是敬佩!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6-22 1 :52:54 感谢胡塞尼,让我们看到了战争的残酷和阿富汗这个国家的真实,也更有人性的肮脏和伟大。他的作品冲击力太强了。感谢霞的鼓励,山水一路同行。

 楼 文友: 2017-06-22 16:0 : 7 赏析很深刻,感觉充满辩证的理性光辉,不由地想起庄子那句话:人生如寄。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回复  楼 文友: 2017-06-2 16:49: 7 感谢雪舞留评鼓励,问候好友周末快乐????

4 楼 文友: 2017-06-2 19:50:21 灵魂的震撼!书写得好,解读的也很精彩,欣赏!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6-24 08:55:05 感谢愚者来读,谢谢鼓励,问候周末快乐。

5 楼 文友: 2017-09-26 09:51:42 进入江山,来到山水,可以更好地向你学习,更好地感受你笔下人性的光辉和美好。江山里山水,山水中有神韵,更有一路同行,一路向阳的大雁。友谊万岁!!和平万万岁!!!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
拉肚子腹胀腹痛怎么办
治疗静脉炎最好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