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七十章 号角堡(下)

2020-01-14 18:4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七十章 号角堡(下)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才下过雨的缘故,漆黑的夜空中积云依旧没有散去,隐秘着若有若无的月色散发着冰冷的银光,漫天密布的星河也无法照亮这片被迷雾遮蔽的大海,浓厚的水蒸汽带着腥咸的气息飘散四周,将这座孤悬于大海上的岛屿紧紧笼罩着。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静悄悄的夜色中,只挂了半帆的艨艟巨舰不经意间就已经的出现在了这座岛屿的不远处,三艘挂着油灯的长艇突然出现在了海面上,在一片迷雾之中缓缓的行驶着,仿佛是在午夜里迷失了方向的萤火虫般,却不约而同的朝着共同的方向。

仅仅不到一刻钟之后,只穿着一身轻甲的爱德华就已经带着三十名老兵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号角堡的沙滩上,从长艇下船之后这些军士们便极其迅速起来,举起圆盾和战斧长剑,警惕的在爱德华身前组成了盾墙。

“给船上的人发信号,让布莱克·哈勃大人带上所有的士兵——既然敌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我们,那他们也不太可能会发现了!”爱德华拍了拍身旁的小古德温,让他坐船回去传令:“要是太害怕的话,就在船上别回来了——你活着可比死了有用。”

“我会回来的!”小侍从怔怔的甩了甩脑袋,赌咒发誓似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上了船。爱德华轻笑了一声,随即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座伫立在岛屿山崖上的城堡,有些欣赏的打量了起来。

虽然距离黎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还有水雾遮掩,但是凭借着那点点的灯火看清这座城堡的大致样貌——这座城堡明显和海牙堡有些相似,坐落在岛屿的一凸出来的山坡上,三面都是断崖,只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往城堡,俯瞰着整座岛屿的同时还监视着这条重要的航线,可以称得上是相当的严密了。

但是再险峻的要塞,没有人防守的话也同样没什么用处,爱德华一边轻蔑的笑了笑,紧紧跟在他身后的三十名老兵们借着夜色悄然在山路上缓缓前行着,满满的朝着山顶逼近着——虽然这是一处相当重要的海上岛屿,但是看起来却十分的破败,蜿蜒曲折的小径上只有些许的鹅卵石能够位他们指引方向。

直至快要逼近山顶的时候,爱德华才下令在城堡外的一处树林里伏低躲避了下来,老兵们纷纷将靠着盾牌半蹲着身体,手中的武器自始至终都做好了随时厮杀的准备,周围的树丛给了他们绝佳的保护,除非是临近了否则绝不可能注意到这些经验丰富的骑士团军士们。

城堡的大门外点着几个火盆,借着那昏黄摇晃的光线隐约能看见站在门口的几个卫兵在那里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大门旁的一扇侧门还半开着——像这种隐蔽的侧门除非到了换岗的时间是不会打开的,不过显然这两个守卫没有打算执行这一规定。

所有人都在默默地等待着进攻的命令,爱德华紧紧的攥着背在身后的剑柄——看起来这座城堡的守卫也相当的松懈,这倒是可以解决很多麻烦了。

“你刚刚和那个小侍从说那种话的吧?”站在爱德华身后的希雷尔突然问道:“他肯定对你而言很重要,不然你不会这么刺激那孩子的。”

“我只是给了他选择的权力,仅此而已。”爱德华头也没回的轻声回答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在故意让他跑过来送死,随你怎么想——但是在那之前你得完成你的任务,城楼上面八成还有哨兵,不管有几个都别让他们发出声音来。”

“我会完成我的任务的。”希雷尔点了点头,跟着五六个手里拿着十字弓的老兵俯身顺着断崖畔的小径跑了过去。

没过多久,树林中几只被惊动的鸽子扑打翅膀,尖声鸣叫着飞了出去。大概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刚刚还在城门下穷极无聊的两个守卫提着火把,朝着爱德华和老兵们埋伏的树林走来,看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军士们依然一声不吭,只是紧紧的盯着他们,好像完全不担心会被发现似的。

一声不吭的爱德华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像是在期待什么即将会发生的事情一样。终于,城堡大门的护墙上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午夜的月光下几个人影从上面掉了下来,落在了城门前的泥坑里。

“什么人?!”被吓了一跳的两个守卫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望去,但还没等他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柄钢剑从身旁弟兄的嘴里面伸了出来,无比惊恐的眼睛直直的瞪着他,伸出右手像是要求救似的,被钢剑撑开的嘴里不停地发出诡异的哽咽声。

“啊——!!!!”撕心裂肺惨叫着的守卫浑身抽搐的扔下了手中的火把,像是崩溃了一样没命的朝着城堡的大门跑去。面无表情的爱德华右手伸向后腰,猛地将匕首甩了出去,银色的光影带着刺耳的骨裂声扎穿了他的后脑勺,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似的惯性跑了两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高举着盾牌和武器的老兵们一个接着一个从那两具尸体上跨过去,无声无息的冲到了城堡的大门下,伴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砸开了门栓的军士们大声咆哮着冲进了号角堡。

被海雾与月光笼罩下沉睡的号角堡一下子陷入了可怕的慌乱之中,一个个经验丰富的圣树骑士团的老兵们冲进了塔楼和城堡庭院,许多还在城墙上巡夜值班的卫兵们甚至都还没有弄清楚发什么事情,就被这些在黑夜遮蔽下的战士们割开了脖子。

一个惊慌失措的多米尼克士兵大声呼号着,一边赶紧爬上塔楼鸣钟预警,却才刚刚登上楼梯就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来的弩箭扎穿了胸口,带着凄厉的尖叫声从城墙上一头栽了下去。

四散在各个塔楼顶端的卫兵们很快就被老兵们全数歼灭了,熊熊烈火在塔楼上焚烧着,惨叫声和厮杀声很快就被燃气的烈焰吞噬在了这片黑夜之中。

“占领所有的塔楼和城墙的拐角处,任何残存的敌人都不要放过,我们可不需要俘虏。”刚刚走上城头,浑身血污的爱德华一边在袖子上将剑身的血迹擦掉,喘了口气朝着塔楼上的士兵们大声喊道:“点燃火把,给沙滩上的弟兄们发信号!”

“去死吧,都灵的恶魔!”一个躲在墙角的多米尼克士兵突然冲了出来,面色惊恐的举起手中的斧头朝着爱德华的后脑勺劈了下去——他看出来了,这个黑头发的家伙就是所有突袭者的首领,只要把他杀了,就能……

“噗——!”一柄巨大的钢剑突袭而来,刚刚还既兴奋又恐惧的士兵瞬间被钢剑从上向下撕成了两截,混杂着内脏的鲜血和碎骨从被剖开的躯壳里淌了出来,没有一个人听见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转过身的爱德华看了一眼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溅满的希雷尔,对方却默默的单膝跪在了她刚刚杀死的少年士兵旁边,轻轻地将那双眼睛合上,好像还在小声的为她祈祷着,然后缓缓举起大剑,结束了这个濒死少年的性命。

这时候城堡里的守军们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似的,从内堡里冲出来朝着攻占了塔楼的都灵老兵们发起了进攻,看着缓缓站起身准备扭头离开的希雷尔·莱特兰奇,爱德华刚刚想要说些什么,突如其来的呐喊声就已经传遍了整座号角堡。

“天佑都灵——!!!!”

莒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银屑病权威的医院
河源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吉林治疗早泄费用
营口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