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疫区日本牛肉5国游后潜入国内销往高端日料

2019-12-07 08:3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疫区日本牛肉5国游后潜入国内销往高端日料店,

被我国明令禁止进口的日本牛肉“周游”五国之后潜入申城一些餐饮店的餐桌/晨报张佳琪制图/蔡嵩麟上海警方捣毁一走私、销售疫区牛肉犯罪络,扣押13吨涉案牛肉97吨日本牛肉“5国游”后潜入申城一块日本牛肉的“奇幻漂流”第一步关键点:柬埔寨允许进口日本牛肉。第二步关键点:将只剩内包装的牛肉打包装箱运抵。去除外包装,保留印有10位条形码的塑封真空内包装。原来,通过日本站,输入十位条形码就能够查询到每块肉的饲养场、屠宰场和每块肉所属牛的部位、价格、品质等级。这样既可以逃避海关的检查,还保留了十位条形码可以证明牛肉的“身价”。第三步关键点:以水果名义将货品申报运抵。第四步关键点:以水果名义进入中国境内。第五步关键点:以火腿名义空运。晨报王亦菲因日本属疯牛病和口蹄疫疫区,2001年开始我国全面禁止进口日本牛肉。但“饕客”们对于这种传说中“入口即化”的美食十分追捧,而其中10倍的差价,更是一些利欲熏心者蠢蠢欲动,并精心设计出一条辗转5个国家的秘密走私链条。日前,上海警方近百名干警联合市食药监局开展集中收行动,成功捣毁“日本东藏株式会社”走私、销售疫区牛肉犯罪络,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扣押涉案牛肉约13吨。目前,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疫区牛肉销往高端日料店2014年10月底,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获取了一条重要线索,位于长宁区仙霞路的“上海乡家酒吧有限公司”涉嫌销售来自疫区日本的走私牛肉且销售金额巨大。经初查证实后,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联合食品药品侦查总队食药侦支队组成专案组,以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立案侦查。在此案侦办过程中,上海海关缉私局同样也发现该线索,双方成立联合专案组,对该案走私、销售等行为开展全环节侦查。专案组发现该酒吧法人代表徐某及在酒吧落脚的日本籍人寺田、陈某等3人,系“日本东藏株式会社”在沪销售日本牛肉负责人员。“徐某负责联系买家,主要是贸易公司和一些日本料理店。陈某、寺田负责收货、发货。”上海市公安局食品药品侦查总队食药侦支队支队长周诗峥说。专案组以徐某等3人为突破口,通过连续多日24小时的侦查,发现他们不定期在凌晨至浦东、虹桥机场接收从云南昆明的一名男子郭某发来的名称为“火腿”的货件。“凌晨到机场,有时候将货物运送到浦东的冷库,有时候则是中途换车对泊货物,由后车将货品运送至松江一冷库。”专案组通过蹲点守候发现,存放于冻库的“火腿”实为产地日本的牛肉。专案组据此进一步追查发现,这些日本牛肉最终销往本市峰井料理、上海卓点食品销售公司等处。“徐某、陈某在上海一共开设了4家高端日本料理,峰井就是其中之一,人均消费均在500元以上。”周诗峥告诉,2001年开始我国全面禁止进口日本牛肉,走私日本牛肉等冻品没有经过检验检疫,运输中的卫生条件也不能保证,安全风险较大。涉案金额至少3000万元为进一步追查日本牛肉的源头,今年2月底,专案组派出了由公安、海关缉私人员组成的外调小组,赴云南昆明调查郭某,成功查明郭某在昆明经营鸿程报关有限公司从事走私疫区牛肉行为,进一步追查到郭某将于3月18日至23日为日本东藏会社走私7670公斤日本牛肉。“‘日本东藏株式会社’是一家从事进出口食品贸易公司,主要经营海鲜、牛肉等。经营人系日本人山内。”食药侦支队副支队长钱洪伟介绍,山内负责在日本境内采购,通过外贸方式出口至允许进口日本牛肉的柬埔寨,然后再“改头换面”进入泰国、老挝,接着经昆明磨憨口岸入境,最后再从昆明以“火腿”名义空运至上海(具体链条见上图)。到上海后,山内指使东藏会社在沪工作人员寺田、陈某负责牛肉的接货、发货工作,安排东藏公司在沪工作人员徐某负责牛肉在国内的销售工作。在基本查清该犯罪团伙组织框架、运营模式并固定相关证据的基础上,专案组于3月25日下午组织近百名警力联合市食药监局异地同步开展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在浦东、松江等区仓库共扣押涉案牛肉约13吨。遗憾的是,犯罪团伙的首脑山内非常狡猾,他虽然经常往返中、日两国,但始终不会与涉案牛肉同时入境,以避免“人赃并获”。目前,对于犯罪嫌疑人山内的抓捕仍在进行之中。“在日本当地采购价格是元每公斤,到了上海徐某这里的批发价是元每公斤。而一旦到了消费者的餐桌上,则变成了元每公斤。利润接近十倍!”钱洪伟告诉,“东藏株式会社”从2013年10月开始从事走私“日本和牛”入沪的犯罪活动,截至案发,该公司已先后走私入境日本牛肉97吨,并经上海当地相关涉嫌酒吧、日式餐厅和食品公司,以价格昂贵的“和牛料理”推向市场,总涉案金额至少在三千万元人民币(6.2066,0.0008,0.01%)以上。两嫌疑人都表示后悔在看守所里,见到了嫌疑人陈某。在这起案件中,陈某主要负责接货。在上海已经打工七八年的他,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生财之道,没想到却把自己送进了看守所。“很后悔,跟错了老板!”陈某称,去年起在“乡家”工作,带车求职,担任司机负责接货、运货。“知道是牛肉,但一开始不知道是不能进口的。后来时间久了,才知道的。”陈某说,他一共运了10多次货,每次约1000多公斤。“被抓到的这次最多,有6000多公斤吧。”陈某在“乡家”开车收入并不稳定,取决于拉货的次数。“其实就是来开车的,没想到跟错了老板!”日本海归徐某也同样懊悔不已。“我从日本留学回来,在一家日资公司工作,后来在公司里遇到了日本人重石。”徐某说,在重石的资助下,2013年他在仙霞路上开了一家“酒吧”。“我投资10万元,由我担任法人代表,按照酒吧获利的百分之十给我回报。”至于酒吧的总投资,徐某表示并不清楚。“日本人山内、寺田也是重石介绍我认识的,后来他们问我要不要日本和牛肉,要的话和寺田联系。”徐某坦言,自己知道日本和牛不能进口,寺田也提供不出检验检疫证明。而买来的肉有的是在酒吧里做成菜卖掉,有的卖给做冻品生意的客户。“其实他们三个一直向我推销肉,我现在想就是被他们坑了。”首次全环节打掉走私牛肉团伙警方介绍,此案是上海公安、上海海关联合侦破的首例非法销售疫区走私牛肉案件,也是上海首例全环节侦破的非法走私、销售疫区牛肉案件。食药侦支队副支队长钱洪伟坦言,此前上海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虽然也曾查获没有检验检疫合格证书的牛肉,但因为来源不明,无法判断是否来自疫区,往往只能以行政手段对销售者作出处罚。然而,一般来说在日本市场上等级比较高的牛肉,在中国可以卖到2000到3000元一公斤。按照规定,未经检疫的动植物不得携带入境,违反这一规定的可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而这样的惩处力度在巨额获益面前显得微乎其微,无法达到警示和惩戒的作用,这也是真真假假的“神户牛肉”不断出现的重要原因。“追究刑责的要求更高,对于数量、价格,以及肉类的各种检测指标都有要求,再加上首犯或者团伙成员多在境外,取证存在一定难度。”钱洪伟认为,此次全环节摧毁这一走私犯罪团伙,明确了走私牛肉的来源和走私渠道,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起诉涉案犯罪嫌疑人,不仅严厉震慑了走私者和销售者,同时也为全市乃至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此类案件提供了参考和案例。

南昌癫痫病医院费用

常山县人民医院

镇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厦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遵义癫痫病权威医院

宝宝如何健脾胃
营养不良的孩子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