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透视眼 第1808章 人质

2020-01-16 23:0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第1808章 人质

苏哲一阵心痛。

在消失的几个月里,袁诗涵一直杳无音讯,落在贺安夜手里,不知道这几个月有没有受到折磨,或者严刑逼供。

“哐当!”

苏哲将手中的轩辕剑丢在地上。

“你赢了。”苏哲看着贺安夜缓缓道。

“哈哈哈……”贺安夜大笑起来,“苏哲,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才。不管是在天仙国还是在这里,你的能力我们都想招拢。可是你三番四次与我们作对,就算你实力再强大,我们仍然有办法对付你。”

笑够后,贺安夜脸色一沉,枪口对着袁诗涵,“给你一分钟时候考虑,如果你真的不散掉全身的内力,可不要怪我的子弹不长眼睛。你应该明白,这颗子弹要是打中你的话,一样可以让内力封闭几个小时。然而,要是打在她的身上,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撑不了多久。”

顿了下,贺安夜又将枪口移到小男孩的身上,“如果我先杀了这个小男孩,不知你会不会发疯。”

苏哲沉声道:“姓贺的,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对你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再说,你想要对付的人是我,没必人滥杀无辜。”

“无辜?”

贺安夜不以为然,“在我看来,凡是与我没关系的人,他们统统都是该死之人。在我的观念当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无辜,也没有敌友之分。从来只有两个,一个是活人,一个是死人。现在你是活的,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死人。如果你死了,我的目的达到,她们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苏哲握紧拳头,暗藏在手中的飞刀要出飞出去的话,肯定可以赶得上贺安夜开枪的速度。

苏哲一直不出手,他不是顾及贺安夜开枪的速度比他快,而是担心房间有什么机会,而这个机会,可以因为贺安夜是生是活而触动。

“谈一个条件如何?”苏哲道。

贺安夜哦了一声,问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拿什么来跟我谈条件?”

“我个人的性命。”

贺安夜冷笑道,“你的性命现在都在我手中,怎么看你都没有任何资本跟我谈。”

苏哲淡声道:“如果这些都不能够引起你的兴趣,那这个如何?”

手一挥,一把金色的斧头出现在贺安夜的面前。

金光闪闪。

“盘古斧!”

贺安夜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苏哲会拿这个来当交易筹码,看来一直留着那一对母子,这个决定做得很正确。

“怎么样?你认得出这是盘古斧,应该也清楚盘古斧来自哪里。”

贺安夜当然知道。

尽管东篱园事件他没有参与其中,至少关于六道命脉这事知道得很清楚。

盘古斧,这是开天劈地的武器;同时,它也拥有着毁天灭地的能力。

只要能够得到它,无疑是如虎添翼。

“将斧头扔过来!”贺安夜沉声道。

苏哲轻笑一声:“姓贺的,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子才行。我可以把斧头给你,但你必须要放人。”

贺安夜沉声道:“现在不是你作主,你要是不把斧头扔过来,我现在就开枪将那一对母子给杀了。”

苏哲看了一眼道:“你可以开枪。这可是深海两万七千米的深度,就连我都不知道能否活着回去。所以你拿这个来威胁我,根本就没有用。”

停顿一下,苏哲接着道,“再说,现在我在你的掌握之中,难不成你对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我可不相信,在这个地方,只有你一个人。”

贺安夜没有说话。

他在考虑要不要放人。

不过几秒过后,贺安夜还是没有选择放人。毕竟,眼前的对人是苏哲,这个可不是普通人。只要让他找到一点机会,自己就没有机会出手了。

他很清楚,苏哲进入潜水艇的目的。

“想我放人可以,散掉内力。”贺安夜冷笑道,“这是唯一你可以有机会让我放要的筹码,当然,不可否认,盘古斧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但是,假如你散掉内力后,盘古斧还会是我的。”

抛出盘古斧做为橄榄枝,苏哲还以为贺安夜会一时冲昏头脑,真的答应放人。不过,看样子,这个贺安夜还不会笨到那个程度。

能够做为一号手下的十二主神之一,岂会真的一点本事都没。

“盘古斧无论让你满足,六道命脉想必你想进去吧。”苏哲看着贺安夜,“目前来说,六道命脉,只有我一个人进去过。里面到底有什么,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当然,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六道命脉里面,只要进去一次,出来后实力会提升到你意想不到的地步。”

淡淡的看了贺安夜一眼,手轻轻一动,一个气漩在手中旋转着。

“我们上次对战到现在,中间并没有相差很长时间。可是你应该感觉到我的力量与几个月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进入六道命脉的效果,哪怕只是一分钟,呆在里面实力增加的速度也是以一百倍速增。”

贺安夜冷哼道:“你以为我会相信?”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的力量就摆在这里。”苏哲收回气漩,“如果我将内力散掉,你最多是杀了我,至于你的实力能否提升,这个不得而知。或者你跟着一号,过三五年,还可以有所小成。只是……”

说到这,苏哲停顿下来在贺安夜身上仔细看一眼。

尽管穿着衣服,可是他身上的鳞片都到了脖子。很有可能,目前他只是利用药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化形。等到药方的效果消失后,又会变成大蛇。

“只是,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杀了我,恐怕也不能够再活一个三五年吧。”苏哲附着手,“一号让你来这里,并不是想让你活着,而是准备让你与我同归于尽。如果可以的话,就是同归于尽;如果不行,那么你只是做为一个试探者。不外乎是替一号测试一下我的实力罢了。”

“六道命脉,无处不在。哪怕是在这里,只要我开启的话,仍然可以将六道命脉打开。如果你不想活的话,那就出手。假如你还想继续活下去,甚至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么你放人,我打开六道命脉让你进去。”

贺安夜盯着苏哲:“你会这么好心?”

“这个可不是好心的问题,而是我现在同样是迫于无奈。若是可以选择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做。毕竟,打开一次六道命脉,我消耗的力量比想象中要多。”

“再说,你根本无须害怕把人放了。这里可是深海两万七千米深的地方,就算你真的把人放了,她们母子可是一个普通人。真打起来,我还是比较有顾忌。”

苏哲望着贺安夜认真问道,“你考虑一下,进入六道命脉,还是开枪,你选择吧。”

...

兰陵县皮肤病防治站
乌鲁木齐市中医医院
长治治疗阴道炎医院
济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新疆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