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见义勇为大学生被杀案开庭凶手回忆案发细节

2019-10-09 19:55: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义勇为大学生被杀案开庭 凶手回忆案发细节

时报 陈逸清 实习 王婷 通讯员 刘波 钟法

26岁的杨成,甘肃人,小学文化,无业。

22岁的杨济源,天津人,生前是浙江工业大学化学工程专业大三学生,班长。

这是两个原本不会有人生交集的年轻男孩,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之前,杨成混迹人群、小偷小摸,杨济源则在自己的校内上更新了签名:“男人可以没才,可以没钱,但不可以没。”

但就在这一天晚上10点多,杨济源和其他两名同学一起出了学校北门,途经德胜路小吃店门口时遭窃,杨济源与同学一起将正在行窃的杨成扭获,在搏斗中,杨成用随身携带的刀子捅死了杨济源,随后被公安抓获归案。

昨天上午,这个案子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5个多月过去了,杨家人还没能从悲伤中走出来,杨济源姐夫说了句心里话:“我们宁可他是个懦弱的人,也不愿他死……”杨成的女友在庭审后对杨济源姐姐放声大哭:“姐,求你放杨成一马吧。”

但一切已无可挽回,这注定是两个心碎的家庭。

杨济源姐姐怀抱遗像听审

昨天上午,这个案子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两个年轻人的家人都从老家赶到庭审现场,分坐旁听席的前后两排。

杨济源的姐姐和姐夫都是一身黑衣,姐姐全程怀抱着杨济源的遗像听审,遗像中的杨济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帅气精神,笑容灿烂。

上午10时,带着手铐、脚镣的杨成被法警带上,此时的他看上去只是一个白净、消瘦的年轻人。

杨成站定后,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对起诉书指控为抢劫罪,杨成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杨成说,事发前一天,“为了躲债,到了杭州,找了同伙3人准备去夜市扒窃,搞点钱。去之前准备了镊子和一把弹簧刀。”

“为什么要带刀?”审判长问杨。

“为了防身。”杨成回答。

“你又不去打架,什么要带刀?”审判长再问。

“刀是从老家到杭州一路上随身带的。”杨成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之后,不再说什么。

杨济源被刺后仍不松手

法庭上,杨成断断续续地回忆了当天发生的事:

“我们4个到了工大后门的夜市,我用镊子夹他外衣口袋里的,他的同伴发现我,大喊起来,他听到了,转过身抓住我的衣领。(事发前一天,杨济源班里好几个同学的丢了,那晚杨和另外几个同学是特地去夜市抓小偷的。)

这个时候,他有好几个同伴都围上来,我说,你东西没丢,就放了我吧。

他们不肯,往我左脸上打了一拳,我把他往边上推,准备逃的时候,我扔掉了镊子。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围着我,我说不出话来,很紧张。

来杭州前一天,听同乡说小偷被抓住了是要被打死的。越想越害怕,我亮出刀子,想吓唬他,他还是揪着我不放。

我正面朝他肚子捅了一刀,刺他的时候,他还不松手,我跟他一块倒在地上,他流了很多血,我趁机逃走。

刀被我丢掉了,搏斗中,我的手指也受伤了。”

辩护人:杨成不是个天生的罪犯

汶川地震时还捐了100元

1月1日凌晨,杨济源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杨因腹部遭锐器刺戳致肝脏、胰腺、肠系膜上静脉破裂致急性大失血死亡。

法官提问杨成:“你到底捅了他几刀。”

“一刀。”杨成很肯定地回答。

“你的手指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审判长问。杨成说不清楚。

审判长反问,“这个你都不清楚,怎么还记得自己捅了几刀?”杨成听后没有作声。

昨天法庭给予杨成法律援助,指派了两名辩护律师。

辩护律师提出,杨成是由盗窃转换为抢劫罪,当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主观恶性算不上极其恶劣。

“杨成并不是个天生的罪犯。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杨从事保安工作,他也从微薄的工资里拿出了100元钱……中华民族自古讲究以‘和’为贵,希望杨济源的家属能以博大的胸怀来面对现实。”杨的辩护律师说。

对辩护人提出的主观恶性并不大一点,公诉人反驳:

“杨成在当时的情况下一心为了逃脱,伤害的故意非常明显。杨济源在博客上有这么一句话,‘男人可以没有钱,没有才,但不可以没有感。’如此一个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在杭州这样一个城市,对杨成这样的行为,法律无法沉默。”

两个破碎的家庭

民事赔偿部分,杨济源家人提出总共57.5万余元的赔偿金额。

整个庭审过程中,杨济源的姐姐只是紧紧抱着杨济源的遗像,杨济源的姐夫则说:“在赔偿方面,我们没有太多要求,周围所有人都为杨济源骄傲,家里人更是这样,但说句心里话,我们宁可他是个懦弱的人,也不不愿他死。”

对于民事赔偿,杨成说自己很想赔,但没有能力,“如果可以,我用我的后半辈子来赔。”说到这里,一直没有什么表现的杨成忍不住抽泣起来。

“杨成在事情发生后很冷漠,没有向杨家人道歉,更没过实质的民事赔偿。”代理人话没说话,旁听席上一个染着红发的女子突然站起来大喊:“不是的,杨成,我们给你筹钱了。”

说完,红发女子掩面痛哭,她是杨成的女友。

庭审最后,审判长问杨成有没什么要说的。杨成说,愿意死后捐献身体器官。

庭审结束,杨成被法警带下。杨济源的姐姐、姐夫起身,弟弟的遗像被姐姐牢牢地端在胸口,他们两双眼睛死死盯住杨成,直到杨成被带离。

这时,杨成的女友径直走向杨济源的姐姐,“姐,求你放杨成一马吧。”杨的女友放声大哭,“我们愿意赡养你们的父母,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来孝顺。”

“为什么要捅死他?宁愿把他捅成重伤,送进监护室,我们去借钱医治也好。”杨济源的姐姐没有掉泪,默默的说了这句话,转身离开。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绵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新余治疗盆腔炎医院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绵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