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最后的自然之灵 第八十八章 我能救谁

2020-01-14 18:1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后的自然之灵 第八十八章 我能救谁

沉默!

自墨菲提出疑问,屋内就陷入了一种落针可闻的状态!

里昂将炎翎重新归入木箱,拿过桌上的纸笔写了张小纸条!起身与手下点头示意,背起箱子带头走出门外时,把纸条放到马硕手中!

四人依次跟上,整个过程并没发出任何声音!

先给雄鹰城送信,明天可能到不了浣溪港了!

信鸦刚刚上天,村长恰好拄着拐杖蹒跚迎了过来,微微躬身:“几位大人,仪式已经准备好了!”

里昂闻言点头微笑,对身边的西蒙示意了一下才迈步向江畔走去!

沉默寡言的西蒙立刻从怀里掏出几十张纸币,交到村长手里的同时打断老人的说辞:“皇家侍卫的尊严不容亵渎,这是吃饭与购买兽骨木材的费用!”

说罢也不等村长推辞,快步跟上了里昂的脚步!只留老者捏着那些纸币站在原地,凝视着五个高大身影远远消失在拐角!

我能救谁?

仅凭着于爷爷和某些滚蛋的理论能救谁?

自从墨菲问出这个问题,马硕就如同遭到晴天霹雳一般呆愣在座位上!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这句话,整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无所适从!

因信心匮乏而语塞!也因往常所有深刻记忆都是对无能为力的强烈印证!

父母叔婶能救吗?

于爷爷能救吗?

往昔一幕幕流转着,各种场景碎片在脑海中徘徊着!

血腥,悲呼,惨叫,哀嚎!最终画面定格在连死亡都充斥着无尽不甘的苍老脸庞!

答案是:不能!

谁都救不了!

这种对事态发展几乎只能随波逐流的感觉,让马硕如同置身于广阔无垠的大海最深处,洋流从四面八方不断冲击着,无数次把他瘦弱的身躯碾压揉碎成粉末肉糜!

我需要做什么?又能做什么才能救谁?

扪心自问,他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唯一的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弱小!

再次闪过绿境里的所有回忆,和貌似自己刚出生时父母的那句期盼之言:勇敢!学识!智慧!眼界!

或许再加上武技与金钱!

念头一闪,上一秒的颓废慢慢消失!用力握了握拳头!

“哗啦!”揉搓纸张的声音吓了马硕一跳!忙低头看去:“经历万千磨难的雏鹰才能展翅翱翔!想通了就来岸边找我们——里昂-肯尼迪。”

石磨村,武江畔。原本用来晾晒水产的岸边沙地,此刻空出了方圆300平左右的面积!

全村青壮三个小时努力,垒起了一座由枯树枝、木材制造的巨大“木盆”!

木盆里堆积着大量鱼兽骸骨,那是村里狼犬咬不动吃不下,晒干后和木材一起为冬季取暖用的!在某些特殊条件下,也会在找不到尸骨时代替死者进行焚烧祭奠!

这可能算是异人战争时,由于尸体被敌人“吃掉”或者化为灰烬之后,北桑克传统中用来告念亡者最主要的办法了!

现在除了一些老人或者二十年前的退伍士兵,其他人或许都不曾见过甚至听说过!如果再过二三十年时间,或许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种仪式了吧?

里昂五人把兵器放在地上,走到队伍最前端,在距离木盆五米处站成横排!

身后呈半包围站着石磨村几乎所有村民,十几个青壮手持火把,在午后阳光照射下,升起的朵朵青烟随风飘散!虽然神色中大多带着一丝茫然,但依旧保持着基本的安静!

所有长者都在默默等待着,而那些年轻人和孩子则不断小声嘀咕着、议论着、好奇着!

几分钟后,目光坚定的马硕扶着偶然碰到的村长自远处走来!从人群让出的通道走到前排,里昂看到孩子神态的巨大变化两人相视点头!

留下石磨村最长者的村长主持仪式,马硕转身退到人群里安静观看着!来的时候村长已经告诉他这种特殊仪式的含义,对于里昂等人的误会与疙瘩也算是彻底解开了!

这是一群不一样的“好人”!

仪式正式开始!

村长迈步走到木盆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轻轻抚摸着木盆边沿!嘴里低声念叨着各种能够想到并模仿出来的兽吼鸟鸣,颤颤巍巍走过一圈!

回到原位的同时,勉强面对木盆双膝跪下!

里昂等人也几乎同时单膝跪地右手抚胸低头,人群最前方的另外一些老者和中年男女跟着双膝跪地!

其他人见状也真正停下了议论声,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依旧跪了下来!

“祖先的荣耀将指引你们!”

村长用平时说话的声音,在拜下的同时尽可能清晰的念叨着!

里昂等人随之重复:“祖先的荣耀将指引你们!”

其他村民与马硕也跟着叩拜了下去!

“重新回归自然的怀抱!”

说完第二句再次下拜,在身后众人刚刚落下话音,村长勉强弯下腰身,抓起一把地面干燥的河沙,顺着指缝散落的同时:“尘归尘土归土!”

“尘归尘土归土!”

三拜后紧握拐杖颤颤巍巍站起来,转身扫视着众人:“点火!石磨村的都散了吧!”

在青壮依次把手中火把丢入木盆中,村长来到里昂与马硕等人身边:“在火焰完全烧尽前,你们都不要离开,有什么话就对着火焰说吧!”

言罢,微微叹了口气,再次看了眼已经开始“噼啪”冒起黑烟的木盆,才迈步走向不远处等着自己的家人!

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几人忍不住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大火,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站着!

马硕见里昂几人没有说话,他也选择了沉默,但心中却扬起了阵阵波澜!当兵的里昂几人许多话没必要表达出来!只需心里默默铭记就好!

“噼啪啵”木材炸裂声!

“呼呼”木头中残余水汽蒸腾燃烧声!

“滋滋”骨髓骨油涌出骨骼外,与火焰接触时的声音互相交织着!

经过五个多小时,直到明月高照夜幕深沉时,最后一丝火星才缓缓熄灭!

大山迈步走到灰烬旁,抬脚碾过地面厚达四寸的白灰,扭头看着里昂:“头儿,全灭了,咱们走吧!”

“请等一下!”刚刚转身,马硕突然叫住众人,里昂低头迎着月色,看到孩子眼中一抹坚定!

“侍卫长能教我刀法吗?我想学怎么杀人!”

北京地坛医院怎么样
云和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怎么样
湖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无锡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南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