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异世邪君 第五百二十章 我不好意思说……

2020-01-14 09:57: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邪君 第五百二十章 我不好意思说……

“古寒……”君莫邪一阵哑然,半晌才道:“乔姑娘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希望能听到府主大人的实话,因为我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乔影声音很低也很沉,但却条理分明:“当rì你到圣地营中的初衷,是打算让我过去配合作战。你的本意应该是看中了我的独门慧眼神通,希望能够让我在对战异族至尊天忍的时候,发挥力量。是不是?”

君莫邪无奈的点点头,道:“这事没错。”

“但之后所有的战斗之中,我却始终没有出手!绝非是没有机会,只是……只是雪烟一直都在刻意的阻止我,始终不让我上前,我的慧眼……在这一战中竟是一次也没有施展,对于此战,我这个圣地秘密武器竟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得到发挥!”

乔影淡淡地道:“想必那是因为,你改变了初衷。所以梅尊者才不让我上前线杀敌!将我留在大后方,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保护我,确保我的安全。是也不是?”

“这也不错。”君莫邪坦然地点点头。

“但你为何改变了初衷呢?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什么事物可以改变你的决断!”乔影突然抬起头,逼视着君莫邪:“唯一的解释就只有――那天你与我师父古寒的一番谈话,他肯定是对你说了什么,引动了你的认可,所以你才改变了初衷!”

君莫邪瞠目以对。乔影居然从这方面联想到了这里;但这个问题,却实在是不好回答。貌似无论怎么回答都不对吧!

乔影从怀中取出那块玉佩,放在手心默默地抚摸,低声道:“所以,我想知道,我师父……到底对你说了什么?相信他老人家,对我的将来也做了打算。我想知道,他对我的安排是什么?我知道我不该贸然向府主大人动问,这可能会令府主大人很为难,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师傅于我而言非止是授业解惑之人,更是有如亲父一般的存在,府主大人,拜托你,请你告诉我!”

“咳咳咳……乔姑娘,你渴不?要不要喝杯水先?来人啊,端杯茶水过来。”君莫邪顿时有些尴尬,一时间无言以对,不得已出了顾左右而言他的烂招。

心中更是不住声的骂着古寒,靠啊,你老小子倒是两腿一蹬利利索索,可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我该怎么去收拾?

或者你当初就直接不要告诉我乔影和你的关系也行啊。现在可倒好,这不是拿着我在火上烤么?你让我怎么说?亲父一般的存在?屁话,那老鬼根本就是你亲老子!

可是看着眼前乔影这个凄楚模样,若是当真的告诉了她古寒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没准会当场崩溃!可要不告诉她……难道让她这一辈子都不认祖归宗,都那么稀里糊涂的过rì子?

“若非是府主大人本身有难言之隐,就请明言,我一定能承受得住。”乔影将玉佩紧紧地、珍惜的抱在胸前,看着君莫邪,异常坚定地说道。

君莫邪看着乔影微微的瑟瑟颤抖的娇躯,心中撇了撇嘴,心道:你真正能承受得住吗?你若是真承受得住倒是好了。可问题是这答案是你绝对承受不住滴!

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孤儿,被收养的孤儿。前后已经这样过了千多年岁月!但现在却有人告诉她,其实你不是孤儿,你也是有爹有娘滴,而且你爹,就是培育你长大、犹如亲父一般存在的师傅……天知道这消息会造成多大的冲击?

更何况,她这位父亲师傅已经在夺天之战之中壮烈战死了……从无到有,接着又从有到无……不要说是别人,将心比心,君莫邪觉得若是自己遭遇到这样的事,没准就会当场发疯!造化弄人,却也没这么弄得……但眼下乔影的目光就那么直勾勾的死盯着自己,在等着自己回答,到底该怎么回答呢……“君府主,请你直说吧。”乔影轻声道:“为人弟子,我总要完成师傅的遗愿!要不然,我有何面目再存在这天地之间?”

乔影转过身,脸上露出凄然之sè,沉声道:“那么多朝夕共处的叔叔伯伯们,都已经在那一战之后永远的离我而去,壮烈成仁!若不是心中始终挂着这件事,恐怕我也早已经随他们而去了……君莫邪,你不知道,三大圣地,合共接近十万之数啊!就这么旦夕之间,一个都没有了,这种感觉,你知道么?你能体会到吗?!”

没等君莫邪再开口说什么,乔影自顾凄凉地惨笑了起来:“别人是孤儿,但怎地也有自己的亲人,又或者是收养她的人,或者邻居,或者……就算是父母双亡,也总有些亲戚朋友,叔伯长辈,知己友人……但我,却是在一天之中,这些都没有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什么是一无所有?我乔影现在就正是真真正正的……”乔影抬起泪眼,深深的道:“……一无所有、举目无亲。”

君莫邪默然。乔影说得凄凉至极,偏偏就是实情,现在,整个世界之中,最孤独最没有亲人的,或者就以乔影为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现在的乔影更加孤苦无助!

“若是府主大人仍是不肯将我师父的遗言告诉我。那我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乔影凄然道:“……可就真的再也没有半点意思了……”

“咳咳,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才是,那话实在是……”君莫邪咳嗽几声,心中拿定了一个主意。唉,无耻……就无耻一回吧。

等再过个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之后,乔影心境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平复下来之后,自己再跟她说明这一切吧。就让时间,冲淡一切悲伤,冲淡到她能够接受的时候吧……乔影紧紧地握着双拳,骨节都因过度用力而发了白,她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一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淡然一些……却还是止不住的有些颤抖的道:“谢谢,君府主,您请讲吧,我可以确认我可以接受任何噩耗。”

“噩耗?不是什么噩耗了!其实是这样的……”君莫邪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有些期期艾艾的道:“恩,应该怎么说呢?咳咳,咳咳咳……古寒前辈在大战前夕,已然下定决心以身殉圣地。但,却对你这个弱质女流最是放心不下,因此将我叫到一边……咳咳咳……”

“他老人家是怎么说的?”乔影更形紧张地问道。

“恩,当时古寒前辈是这么说的:君府主,老夫有一件事放心不下。我就问:什么事?”君莫邪道:“古寒前辈言道:乔影这个丫头啊,唉,这丫头虽然也有一点修为,但为人实在太老实,太单纯,全然没有什么心机可言。老夫实在是放心不下啊,这却是老夫迄今唯一的一点牵挂。所以,今天在此,郑重的将这丫头托付给你小子了……”

“啊?”乔影一声惊叫。

“……当时我说道,请古老放心,君莫邪自当照顾乔姑娘周全,使其一生无忧!”君莫邪满头大汗的道:“……不意古寒前辈却又道:这点保证殊无意义,若是你小子能承诺在战后娶她为妻,老夫才真整正的放心,你小子也没太多好处,但对自己老婆确实真好……”

啥叫无耻无极限呢?这不就是了!这么无耻的论调,当真是震耳yù聋!

“啊!”乔影闻言就是一声惊叫,她之前早有过了无数的猜测,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师的“遗言”竟会是如此,一时间俏脸通红,直羞得几乎要从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永远不再出来。万万想不到,自己抱着几乎伤心yù绝的心思来问君莫邪,却从这丫的嘴里爆出来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

若说老师的遗言当真如此,君莫邪迟迟不向自己说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那么羞人的话……恩,刚才自己那么急迫的来问,反倒像是自己迫不及待的要嫁给他一般……这这这某个无耻的家伙也没想到这句话效果如此之好,令一切尽都歪打正着,然而正是这一句话出口,充盈在此间的伤心yù绝的悲凉气氛就在突然间尽都变成了娇羞、尴尬……君莫邪心中道,我这可不是在信口开河。委实是你老爹在临死之前将你交到我手里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录音机,否则录下来当做呈堂证供……就算是打官司,这个黄花闺女也归我了……“你胡说八道!”乔影窘羞了好一会,才怒声斥道。

“这怎么能是胡说八道呢?我本不想说的,是你逼我说的啊!”君莫邪大呼冤枉,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当rì,你师父说起你时,满脸满心的内疚。圣地为了夺天之战,将你的青chūn封印了整整一千两百年。说起这件事,古前辈就为此而内疚不已。所以,在最后时刻,他将你逐出了圣地门墙,而且将你许给了我。”

君大少的脸皮显然已经厚到了相当的程度,当面向人家姑娘说起婚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大有一副“你强逼了我,现在怎么反倒不认帐了呢?你不是说你可以接收任何后果呢吗?!”

…………

南京肛泰医院预约电话
长春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
包头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梅州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赣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